新闻是有分量的

脏辫文化究竟属于谁?卢发兴

2017-08-23 15:33栏目:时尚

  大牌设计师和音乐偶像不断将脏辫带至文化前沿,我们借此追溯这一造型的根源,并探讨为什么脏辫的主流化如此充满争议性。

脏辫文化究竟属于谁?卢发兴

  纽约哈默斯坦大厅中,Marc Jacobs 的模特队列环绕伸展台,让所有观众屏息凝视每一处细节。绸缎质感的服装被亮片丝线点缀,超高厚底靴和堆叠的冰淇淋色羊毛脏辫让每位模特身高超过两米。虽然这场发布会备受赞誉,一些人仍然将这样的造型评论为 “文化挪用”。Rihanna 也在 Instagram 上发了一张自己戴着长度及膝的脏辫照片,并配上 “buffalo $oldier”(布法罗士兵)这样的标题。有评论说道,这是 Rihanna 自己认同的象征符号。

脏辫文化究竟属于谁?卢发兴

  设计师们究竟挪用了谁的文化?编发造型全球随处可见,没有哪个种族能独占它的起源。关于编发的讨论也揭示了我们共有的文化等级体系,一些声音被赋予了优越权,我们对历史真相和外来文化含义的理解也因此而受阻。

  居住在纽约的法属圭亚那裔美籍造型师 Orin Saunders 是一位非洲发型专家。他曾担任包括 Whoopi Goldberg 在内的名人发型师,也能熟练编出 “班图结” 和 “非洲脏辫”。与 Bob Marley 的随意编发不同,Orin 告诉我非洲脏辫也叫做 “耕田辫”,每股辫子缠绕和打结都有着特别方式。Orin 曾为来自不同种族的客户做过这种发型,他说:“辫子是属于全人类的发型,只要保持头发蓬乱,所有发质都可以做出编发造型。这种发型在黑人群体间更普遍,是因为他们特殊的卷曲发质更容易编成辫子,不过所有类型的发质在蓬乱时都可以做编发造型。”

  Orin 说得对。因此关于这个发型起源的第一点便是:编发造型遍及全球所有种族,也已经存在了许多个世纪,普及的比例虽有所不同,不过皆可见于埃塞俄比亚修道士、埃及法老和肯尼亚武士的发型中。此外,在澳大利亚土著民、新几内亚部落成员、印第安修行者和凯尔特勇士的发型中也都存在过不同形式的编发。几世纪前的中国,辫子也广泛流传于贵族和苦行者之间,象征着好运。

脏辫文化究竟属于谁?卢发兴

Lana Wachowski 图片来自 Getty

  Marc Jacobs 和发型师 Guido Palau 解释到,他们的造型灵感来源于锐舞文化、Boy George,以及 Lana Wachowski 这位跨性别导演兼Marc Jacobs 广告代言人,而不是著名的 Bob Marley。不过这样的逻辑显然说不通,虽然是 Bob Marley 在他巅峰的70年代将脏辫带入了流行文化的视野,也是他影响了后继者(包括 Boy George 和 Wachowski)在他的基础上创造新的发型——这样说没什么,那么多好想法也是借鉴其他想法而产生的,不过缺乏对文化历史的理解就不应该了。

  Marley 那种粗辫子叫做 “脏辫” 或 “散辫”,特点在于形态随意自然,是拉斯塔法里教徒一种精神表达的方式。许多拉斯塔法里教徒(并不是全部)都会以以色列原教义起誓。在原教典中,这一誓言禁止圣经人物参孙剪掉他的辫子,以保留强大的精神力。

  牙买加的犹太教历史十分丰富却鲜为人知。记者 Ross Kenneth Urken 写道:“拉斯塔法里教与犹太教密不可分:拉斯塔法里救世主、埃塞俄比亚君王 Haile Selassie 宣称是所罗门王的后裔,也和犹太教一样使用犹大之狮和犹太洁食律法等符号。”拉斯塔法里教起源于30年代的牙买加贫民区,不同族群在那里聚集,其中就包括几世纪前逃离西班牙宗教法庭的西裔犹太教徒。没有正式的教堂和典籍,拉斯塔法里教众的思想十分多元化,Bob Marley 则是第一位在歌曲中渗透教义的艺术家。

脏辫文化究竟属于谁?卢发兴

Bob Marley

  拉斯塔法里教徒和他们的辫子起初被西印第安人和世界其他地区的人所排斥。当时流传着一句话,是 Marley 的合作伙伴 Don Taylor 在一部1979年的纪录片中说的:“你可以贫穷且得体,但拉斯塔法里教徒不能。” 雷鬼在70年代已经成熟为可以赚钱的消费音乐,Bob Marley 万人体育馆的演唱会门票也于全球销售一空,此时这种信仰和生活方式便渗透进了中产阶级。突然之间,黑人乖孩子开始留起脏辫,白人和亚洲人也纷纷唱着根源雷鬼的歌词。2016年看着 Rihanna 满头长辫,似乎预示着脏辫已经逐渐被主流文化所接受。(“脏辫” 一词的由来也正因牙买加岛民称这种造型脏乱可怕。)

  • 她是美国版带货女王“大幂幂”,每
  • 王丽坤瘦成“人干”,修杰楷贾静雯
  • 脏辫文化究竟属于谁?卢发兴
  • SuperELLE封面Bella Hadid 野性与优雅的对
  • 天气变幻莫测 ?俄媒支招教你完美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