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欧盟反垄断迷局:英特王苏菁尔案8年首现反转,谷歌上诉

2017-09-14 11:05栏目:财经

  与连续3任欧盟竞争委员对峙了长达8年时间,美国电脑芯片生产巨头Intel(英特尔)公司终于在垄断问题的漫漫上诉路上迎来了一个小小转机。最终在一个技术细节上,于上周得到了欧洲最高法院的支持。

欧盟反垄断迷局:英特王苏菁尔案8年首现反转,谷歌上诉

  这一结论不仅让英特尔振奋,也使刚被欧盟重罚的谷歌或是仍被调查惴惴不安的高通受到鼓舞。被罚三个月后,北京时间9月11日晚间,谷歌正式宣布对欧盟的反垄断裁决提出上诉。

  然而,这通往希望的长路,却远非坦途。

  若细究欧洲法院这份语意婉转的判决书,第一财经记者获得了完全不同的多元答案:有人甚为不屑,认为是“老妈子吵架”似的技术细节纠缠;另一部分人却觉得,这意味着英特尔未来有极大的获胜可能,且将会显著地减少欧盟委员会(下称“欧委会”)在滥用支配地位案例上的自由裁量权。

  2015年末,欧洲法院法律总顾问尼尔斯·瓦尔(Nils Wahl)在卢森堡的办公室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在以往欧委会的反垄断案中,鲜有被欧洲法院推翻的案例。但到了去年,他发表了不具约束力的意见,称英特尔的行为未必妨害竞争,应支持其上诉。如今,由于瓦尔已深涉其中,他对第一财经记者回应称,目前不能就该案做任何述评。

  不过,第一财经记者从熟悉欧盟上诉流程的所有信息渠道综合来看,英特尔即便有获胜的微茫希望,但“战斗远未结束”,这个转折只能换得未来几年持续上诉的可能性而已。本届竞争委员玛格丽特·维斯塔格的任期明年秋季也将结束。在那之前,大概是很难看到结论了。

欧盟反垄断迷局:英特王苏菁尔案8年首现反转,谷歌上诉

  玛格丽特·维斯塔格

  关键细节反转8年上诉路

  欧洲法院的最新裁决将公众的记忆再一次拉回到了8年前。

  2009年5月,欧委会认定英特尔垄断罪名成立,对其处以10.6亿欧元(约合12.7亿美元)的罚款,一举开创了反垄断史上的天价罚单。这一纪录今年6月被2014年履新的玛格丽特·维斯塔格打破:谷歌被处以24.2亿欧元(约合29亿美元)的罚款。

  英特尔垄断案与2002~2007年期间,其生产的“x86”中央处理芯片有关。欧盟称,英特尔以不公平的方式,给予戴尔、惠普、NEC和联想等PC制造商回扣,目的是让这些厂商采购英特尔的芯片,从而打压竞争对手AMD。

  8年来,英特尔始终坚持上诉:最早向位于卢森堡的欧盟中级法院“普通法院”提起上诉。遭驳回后,又向欧洲法院提起诉讼,并最终在一个技术细节上,于上周三得到了该法院的支持。最高法院对英特尔垄断上诉案作出裁决,要求普通法院重新审理此案,充分考虑英特尔的申诉,即向PC厂商提供回扣并不必然违反公平竞争原则。

  根据流程,欧洲法院对一审判决可以支持、推翻或改判,也可以发回重审。此次欧洲法院虽然没有维持原判,但也没有一槌定音地推翻或改判结论,而是发回下一级法院重新审阅其忽略的技术问题。

  这一关键技术问题到底是什么?

  根据公开发布的判决书,普通法院认为,英特尔使用忠诚折扣(导致排他性的折扣)这一行为本身,已经滥用支配地位,因此,它对欧委会已做的使用忠诚折扣到底如何影响到竞争的经济学分析并未做审核。但欧洲法院认为,在此类案例中,欧委会和法院有责任考虑优势企业发出的非排斥性的辩解,不能够未经分析,就直接决定忠诚折扣在本质上属于滥用支配地位,因此发回要求普通法院重新审核分析。

  翻阅2009年英特尔的案例,欧委会实际上确实是查看了英特尔使用忠诚折扣的效果,并得出结论这些折扣具有排他性。但普通法院说这一步并不必要,因为忠诚折扣本质上就是排他性的。欧洲法院现在纠正了普通法院,并强制性要求分析这些折扣的实际效果是否具有排他性。

  鸿鹄律师事务所布鲁塞尔合伙人乔斯(JosRivas)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说,这一判决表明,最高法院已经澄清了它的判例法,就是当一个具有优势地位的企业使用忠诚折扣,那么具有优势地位企业就需要证明这个行为不会损害竞争者。

  根据欧洲法院的结论,普通法院错误地做出论断,即由优势企业来分析这类主张是多余的,因为忠诚折扣本质就意味着滥用。

  “进一步来说,普通法院现在必须要仔细查看欧委会的推论过程,如何得出结论:由于英特尔的折扣,同等效率的竞争者无法提供有竞争力的价格,从而被排斥。”他说。

  多年上诉路胜率有多大

  再小的转机,对于已深陷8年上诉路的英特尔来说,都意味着下半程上诉马拉松已开启。

  • 金价突破1330美元www.eewyt.com “黄金大
  • 国务院支持山西进一步重生之溺爱无
  • 重庆广西贵州甘肃关致和国强lzbk检部
  • 我国外汇储备规火鸟彩吧模连续七个
  • 美媒关注中国退出提振忠哲输入法人
  •